20110604.jpg  

本週身體爆腫, 大概是姨媽要來, 臉已經腫得像豬頭, 腳也腫得穿不下平常的包鞋, 然後胸部也腫, 不過我一點也不高興, 因為快痛死了, 內衣已經穿不下, 硬擠的話兩小時後會生不如死, 還好抽屜裡有很多練瑜珈時穿的bra Tee, 不然就要激凸出門了。

豬弟最近開始意識到男人和女人的不同, 很喜歡攻擊成人的XXOO, 今天被他冷不防被他撞了兩次, 捏了一次, 老娘差點氣炸, 很認真的吼了他, 還咬他的手指頭, 我真的快痛瘋了, 出現虎姑婆的舉動。

我媽見了我的領口, 一直說:把你的乳溝收好, 快收好!!  拜託, 我根本不想拿脹痛來換乳溝, 誰要的? 送他!

Rain的美語老師前幾天打電話來通知說要收班, 原因是要出國念PHD, 人家45歲了, 把兩個小孩放台灣, 房子賣了, 補習班收了, 帶著老公奔到美國去念博士。我好羨慕, 因為她說"這是我的夢想"。我不是羨慕她能把工作丟開去專心念書, 而是羨慕她年過45歲了, 還能有夢想。我都搞不清楚自己的夢想是甚麼哩!?

好吧! 我最近的夢想應該是把貸款還掉, 然後再買一塊農地。

或者是, 找時間去試穿Ferragamo的鞋子, 我要一雙黑色的百搭款。

又或者, 出國玩一趟大的。

但這些夢想聽起來都好普通, 一點都不有趣, 很容易一不小心就被我擱置然後拋在腦後了。

突然想起一個笑話..............

面試中。主考官問, 你們是哪所大學畢業的? 「我台大!」「我交大!」「我清大!」「我北大!」...... 的回應聲此起彼落。突然,一個女孩子答說:「我波大! 」 立刻得到主考官回應: 那就用妳了!!

是嘛! 應該要念波大的(寧波大學)。

我把這件事跟人在寧波的蓮姐說了。"沒志氣啊妳! 念甚麼波大, 應該先考慮浙大, 妳不是挺喜歡杭州嗎? "

浙大是我這種料去念的嗎? "蔗大"還差不多, 我還有點自知之明。

蓮姐還又順便給了我一個八卦。

前些時候她到蒙古旅行, 同行的還有一位浙大的教授, 大我們幾歲, 單身。回來後跟蓮姐約了碰面, 出去第二次, 就問她要不要上床了。

甚麼鬼!? 原來, 男人的德性, 跟書念得多寡, 是沒有直接關係的。

最後我問她, 要我去念浙大, 是已經準備為我犧牲了嗎?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康妮 的頭像
康妮

康妮邦妮

康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